分化的煤炭市场:进口煤价跌至3年来新低,国内煤价一涨再涨

发布时间:2022年06月19日
       北京报道, 近期煤炭市场出现分化:坑涨、港口跌、进口跌。 尤其是进口煤价格跌至2017年以来新低。据今日智库中煤大数据显示, 9月1日, 动力煤方面, 秦皇岛港5000大卡主流收盘价为553元。 /吨, 秦皇岛港5000大卡主流收盘价为497元/吨。 与前一天相比没有变化。 此前8月26日, 丰矿动力煤对秦港5500的指导价为554元/吨, 较8月25日低1块; 500元/吨。
        北方港口动力煤价格前期上涨后转跌, 几乎一天下跌一个。 今年以来,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 国内煤炭供应快速恢复, 下游复工缓慢, 煤炭需求受到较大影响。 为确保煤炭供需平衡, 3月以来, 全国部分地区海关煤炭进口政策进一步收紧。 “近期, 动力煤市场港口和产地煤炭价格走势明显分化, 产地煤炭价格多稳中上涨, 港口煤炭价格继续弱势下跌。 进口煤市场, 进口煤政策仍处于收紧状态, 进口煤价格仍处于紧缩状态, 价格屡创新低, 且因进口配额问题, 仍有不少 无法在海上清除的煤炭。” 智库总经理薛文林今日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 现阶段,

国内上中下游库存都比较高, 煤炭价格依然居高不下。 在下行压力的情况下, 煤炭进口释放的可能性不大,

政策松动至少要等到冬季煤炭消费高峰期。 进口煤价格跌至360元/吨, 动力煤价格小幅下跌。 最新航运数据显示, 8月份印尼对华煤炭出口环比大幅下降。 目前印尼(CV3800)主流报价FOB 22.5-23美元/吨, 实际成交价低于FOB 22.5美元/吨, 成交稀少; 印尼(CV4700)主流报价约为FOB 36美元/吨。 环渤海港口动力煤价格持续下跌, 沿海地区进口煤价格更低。 连续下跌后, 与秦港5500同质进口煤到岸价在360元/吨左右, 为2017年以来的最低价。据薛文林分析, 从上游来看, 榆林地区 主产区陕西受近期部分明盘矿停产及周边化工煤用量增加影响, 市场需求有所好转。 榆林地区煤矿整体销售情况良好, 特别是块煤销售平稳, 部分招标矿煤价格上涨约20元/吨。 内蒙古鄂尔多斯地区, 月底煤管票短缺, 煤炭供应紧张, 该地区个别煤矿上调煤价5-10元/吨。 从中下游来看, 大秦线已恢复运营, 两次出轨对环渤海港口库存影响有限。 下游沿海电厂仍处于库存消耗阶段, 在长期煤炭刚性采购下, 市场煤量有限, 叠加民电需求疲软, 水电出力增加, 形成挤压效应 关于火电。 同时, 受近期降雨影响, 北方主要港口煤炭踩桩、泡水。这一现象导致煤炭质量下降, 下游接货意愿下降, 港口成交冷淡。 最近航运市场不太好。 从秦皇岛港到广州港, 5万吨至6万吨的船舶运价在40元/吨左右。 包括运费在内, 目前国产5500大卡煤从秦皇岛港到华南至少要590元/吨, 比直接进厂进口煤贵了近230元/吨, 而且差价还在 历史最高水平。 “由于进口配额问题, 仍有大量煤炭无法海上清关。” 在薛文林看来, 目前国内港口煤可以稳定在绿色区间, 而进口煤价格屡创新低。 根本原因是政府收紧进口煤炭。 他认为, 随着9月北方供暖提前补库需求释放, 产区煤价有望呈现强势走势, 而港口煤价受限制进口政策影响。 煤炭及后期水泥建材行业的补充需求, 仍有一定的需求。 预期上升。 数据显示, 7月份, 进口煤炭2610万吨, 同比下降20.6%, 降幅比上月扩大14.0个百分点; 1-7月, 进口煤炭2亿吨, 同比增长6.8%。 9月煤价会再次上涨吗? 谈及影响煤价的因素, 近期, 由于大秦铁路发生两起脱轨事故, 大秦铁路进行了大修, 或将成为搅动煤价的新因素。 益海澜大数据部航运分析师林树来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:“你说的是煤炭市场的短期因素, 目前整体市场保持震荡走势, 我 “暂时还没有看到单方面的举动。市场的力量。” 8月24日, 受大雨影响, 大秦铁路煤炭专线河北涿鹿站四列货运列车脱轨, 未造成人员伤亡, 这是继大秦线发生大雨后, 大秦线发生的第二起脱轨事故。 8月17日, 北京昌平大秦线列车出轨, 短短7天, 连续发生2起列车事故, 引发市场热议。 估计影响进港煤炭150万吨 据记者了解, 近期国家铁路局对大秦铁路进行安全检查时, 强调要加强汛期安全防范。 大秦铁路是煤炭进港主干线,

2019年运输量4.3亿吨, 今年计划4.5亿吨。 运输量影响港口煤炭储量, 一直是分析煤炭价格的重要因素之一。 现在事故的不断发生, 肯定会对运输量产生影响, 自然会导致煤炭价格的变化。 对此, 薛文林认为, 大秦线脱轨这一单一事件难以立即带动环渤海港口煤价上涨, 但看涨情绪和上涨因素正在逐步积累。 虽然目前煤价缓慢回落, 但对9月份煤价仍有一定影响。 截至8月14日, 秦港煤炭库存597.5万吨,

比上月同期增加84.5万吨。 9月中下旬, 大秦线或将进行为期20-25天的密集秋季检修。 对此, 有专家表示, 从往年的经验来看, 此次检修影响不大, 但今年在进口煤限制收紧的情况下, 国内煤价可能小幅上涨。 进入煤炭进口方面, 据海关各监管区统计, 7月份甘其毛都口岸共进口蒙煤116.22万吨, 同比下降32.73%。 继5、6月之后, 月度煤炭贸易量再次突破100万吨。 7月, 港口单月完成贸易122.65万吨, 日均贸易量5.32万吨, 日均进出境车辆1082辆, 为3月港口恢复跨境煤炭运输以来最高 . 经过最近的8月份, 港口贸易形势进一步好转。 8月13日, 甘其毛都口岸检查放行运煤车900辆,

进口煤炭9.2万吨, 创下疫情发生以来的“双高”。 7月8日, 中蒙两国正式发布《蒙中边境口岸“绿色通道”实施办法》, 对通过“绿色通道”进行人员和货物往来进行细化和明晰, 促进对外贸易持续复苏。 8月18日, 甘其毛都口岸单日进口煤炭11.52万吨, 进出境车辆1980辆, 为年内最高水平。
       8月13日起, 甘其毛都口岸正式开通“绿色通道”, 允许 跨境运输司机过夜, 甘其毛都口岸煤炭进口量逐日大幅增加, 仅5个有效通关日就完成煤炭进口46.4万吨, 较7月同期增长2.54倍;平均 日进口煤炭9.28万吨, 同比增长2.19倍;日均进出境车辆1858辆, 同比增长71.58% 红色与七月同期。 目前, “煤价整体保持弱势稳定走势, 后续煤价的主要变数是进口煤政策和总需求的恢复程度。” 在林殊看来, 尤其是进口煤炭方面, 国内进口招标较少, 加上国内进口清关限制严格, 市场交易冷清, 价格走弱。 据记者了解, 进口煤炭许可证的签发时间有所延长, 从申请到签发许可证的时间从原来的1-2天延长到11天, 这无疑对我国进口煤炭造成了冲击。
        煤炭企业, 进而影响进口煤价格。